上饒新聞網(wǎng)

上饒新聞APP 上饒日報抖音 上饒發(fā)布 數字報刊 大美上饒
首頁(yè) > 上饒旅游 > 旅游資訊 > 正文

望仙,不見(jiàn)不散

2024-06-28 21:55:00  |  來(lái) 源:上饒晚報  點(diǎn)擊:

●吳華英子

對江西的了解極為膚淺,知道幾個(gè)地名也是因了三兩文友。很長(cháng)一段時(shí)間,我覺(jué)得他們對故土的描述應該就代表了整個(gè)江西,有簡(jiǎn)單的地景,有不凡的風(fēng)貌。直到我讀到了《望仙志》,才將自己從固守中抽離。江西地大物博,各有精妙。而上饒望仙,更是自成一處的山居望仙,是無(wú)我無(wú)爭的嫻靜望仙,仿佛隨意去走上一走,便會(huì )帶回一個(gè)不一樣的自己。

讀《望仙志》,知它歷史,不禁唏噓。從春秋戰國,至秦,至三國,至唐宋元明清,再至后來(lái),朝代更迭中紛亂不斷,讀著(zhù)讀著(zhù),腦海里便會(huì )不時(shí)閃過(guò)各種荒煙蔓草枯墓野嶺的畫(huà)面。你看“大事記”記載:皇佑元年,水旱相繼為災,民以草根為食;端平元年,元滅金,邊釁四起,烽煙不息;至元四年,靈山崩裂;正德元年,贛北各地均受瘟疫,鄉人染疾,望仙境內滿(mǎn)門(mén)皆歿者不鮮;順治四年,兵亂,大旱,縣民采山中石粉充饑……這滿(mǎn)目瘡痍,字字滴血,歷史的沉重擺放在這里。望仙,完全就是一處聯(lián)系歷史與族群記憶的地方。這里的上代人與上上代人……經(jīng)歷時(shí)間長(cháng)流的淘洗,或離開(kāi),或遷居至此,有悲壯,亦有重拾的新生。

如今的望仙是什么模樣,我只捕捉到了這一句就已覺(jué)夠好:山中有水,水中有山。物欲喧囂的今日,能夠遠離人際摩擦與利益紛爭回歸山水間,自是心之所向,美好意境對人是有精神營(yíng)養的。古人雖與我們已是煙塵久遠,但他們曾經(jīng)途經(jīng)至此留下的詩(shī)文卻依然在世間傳頌。王安石落筆:每向小亭風(fēng)月夜,更疑山水有精神。明代大學(xué)士夏言揮毫:九華五老皆遜色,不及靈山秀色嬌。楊萬(wàn)里更是既愛(ài)望仙的山水,又愛(ài)望仙的美食,他寫(xiě)道:胸中自有水晶宮,不怕醉鄉無(wú)畔岸。一想到眾多文人墨客曾在這片土地上流連忘返,對望仙的好感陡然倍增。遙想,風(fēng)吹影動(dòng),他們若一同坐在濃蔭下,看枝丫錯落篩動(dòng)的光影,對飲吟詩(shī),閑適恣意,這會(huì )是何等的意氣風(fēng)發(fā),仿佛史上那些滿(mǎn)目瘡痍從未有過(guò)。望仙,真真是世外桃源、宛如仙境了。

若有機會(huì ),我定要去望仙走走看看。我要去望仙臺、摘星塔,我要去太子廟、天心寺,我要去西坑古戲臺,我還要去犀牛角亭。尋古探幽,是了解一個(gè)地方最為便捷的方式。我愿意從望仙的先民開(kāi)始了解,從新石器的遠古文明開(kāi)始了解,空曠深邃的天地之間,時(shí)光慢悠如同靜止。在歷史洪荒中的某一剎那,群山巍峨包容,我一路輕輕揚起碎石沙土,曾經(jīng),當下,未來(lái),三者疊合在我的步履之下,好像也參與了一場(chǎng)關(guān)于這里的生命史。若是那樣,我想我將會(huì )和所有走過(guò)望仙的先人那樣,理解生命之重,也理解生命之輕。

任何一個(gè)地方,有苦難,必有抗爭,望仙也不例外。如果去望仙,我一定還要去南峰村、葛路村、大濟村、祝獅村等紅色熱土,去江西省文物保護單位“沙洲紅軍街舊址群”。崢嶸歲月,紅旗漫卷,歷史的年輪上,有無(wú)數革命者留下的紅色印記。他們英勇奮戰,為后人的幸福頑強拼搏,連婦女兒童也自發(fā)組織起來(lái),站崗、放哨、送軍糧……盡管命運多舛,望仙人從來(lái)未曾退縮一步,相反,還出現了一系列的平民英雄。譬如,心向紅軍的“鹽娘”王梅英;在白色恐怖經(jīng)濟封鎖下不領(lǐng)工資的合作社人曹立營(yíng);為送鹽給紅軍,不惜犧牲自己的周忠林父子。在望仙,像這樣的擁軍故事如同天上的星星,數不清。讀第八章《紅色望仙》,怎能不淚流滿(mǎn)面?軍愛(ài)民,民擁軍,是血濃于水的至深情義將望仙的灰暗慢慢破曉,逼近黎明。

我承認,我在讀《望仙志》的時(shí)候是跳著(zhù)讀,然后又重新回頭仔細讀,讀它一路走來(lái)的愴然,也讀它鮮活璀璨的民俗文化。不得不說(shuō),一方水土一方人,望仙的山清水秀,滋養出了淳樸聰慧又能歌善舞的望仙人,他們在謀生之余覓得別樣的歡樂(lè )源泉,更將傳統藝術(shù)充分融入自己的生活,贛劇、傀儡戲、采茶歌、儺舞……這些極具地方色彩的文化,如清泉流淌,讓人心醉神迷。而各種民間習俗,更是熱鬧非凡,共同編織出了望仙生動(dòng)而溫馨的生活畫(huà)卷。

作為資深吃貨,對《望仙志》里的傳統美食自然興趣盎然。對于美食,望仙人有自己的體系,他們無(wú)須外界認同,只在自己的飲食文化里呈現多樣化的特色,注重營(yíng)養與口味,目的只有一個(gè):下飯!對于“志”里記載的幾種甜品:葛根汁和清補涼,不知是不是因為即將到來(lái)的盛夏酷暑,突然就想立刻、馬上來(lái)上一杯,以消心中難耐的饞癮。

盡管讀了幾遍,仍不敢輕言我對望仙是了解的。我總覺(jué)它始終有種大隱隱于市,小隱隱于野的神秘,就像胡昭的隱而不仕,自有風(fēng)骨。我自知沒(méi)有活躍的閱世心,但我依然在短暫的時(shí)間內對望仙的現在種植下了歡喜。沉寂多年,一朝蘇醒,所有的風(fēng)貌厚積薄發(fā),一眼入心。從某種意義上說(shuō),望仙讓人心疼過(guò),卻又令人欣慰。盛衰興替,從來(lái)都不是故事,望仙的發(fā)展,是這個(gè)時(shí)代最好的詮釋。曾經(jīng)貧瘠的土地上,有了百味街、作坊街,甚至酒吧街,來(lái)此創(chuàng )業(yè)的除了絕大多數本地人,更有遠道而來(lái)的外國人。望仙人,再無(wú)須望仙、求仙,他們早已過(guò)上了神仙般的日子,在懸崖的民宿里,一邊賞花吃茶,一邊接待五湖四海慕名而來(lái)的游客,或者,在大山里,只耕時(shí)間。

所有的美好總得親自感受才好,悄悄搜了下導航,自駕,需七小時(shí)方可抵達。這令人挑戰的距離啊,就算為了證明勇敢,也得踐行一次才是。望仙,等我,不見(jiàn)不散。

每日推薦